流行发型
快捷导航

教师白洁41一80章_清华女学霸给十老汉生娃_

2021-12-08 17:00:59 来源:转载于网络

本文是关于教师白洁41一80章的最新文章以及闷骚老师有点坏精彩内容充分展示清华,教师,汉生等男女朋友间发生的搓粉抟朱,痴云腻雨不乏春风一度的情感往事

这种变化体现在了他的面部表情上。

眼神里的慌乱如潮退一般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和理智清明。

解气了吗?”男人问。

嗓音低沉,反应比温暖想象中更淡,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意思。
文学

没等温暖回答,陆修明看了眼旁边捂着脸很是委屈的徐樱。

再次沉声:你先去穿衣服。”

话落,男人直视温暖,你要不要先回避一下?”

温暖没动,眼睛直勾勾盯着他,似是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愧疚。

可惜陆修明的心已经彻底沉淀了,面上波澜不惊。

别说愧疚了,连心慌都见不着了。

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温暖被他淡漠的眼神刺得千疮百孔。

提问前,很艰难的吸了一口气,方才能勉强维持镇定。

陆修明皱眉,似是为温暖的不懂变通感到不悦。

他不打算搭理她,自顾自接过徐樱递过来的衣服要穿。

没想温暖却疯了一样夺过他的衣服,粗乱一卷,发泄似的砸在了地上:穿什么穿!”

都能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来了,还穿什么衣服?

有那个必要吗?

温暖的举止显然踩中了陆修明的尾巴。

他眼冒火光,分贝陡然拔高,用吼的:你是不是有病!”

吼完以后,陆修明稍稍冷静了一些。

唇角扯开讥讽的弧度,捕捉到温暖受伤的神情后,男人接着道:瞧我,差点忘了你本来就有病。”

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这么对你吗?”

我现在就告诉你!”

陆修明长臂一伸直接拽过了衣服穿到一半的徐樱,扣着她的后脑勺,当着温暖的面吻了她。

是发泄似的,风卷残云似的吻。

徐樱猝不及防,思绪很快被吻乱,一颗心扑通狂跳,红晕从颊侧晕染至耳根和脖颈。

她知道陆修明是故意亲给温暖看的,心底深处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.感。

令她暗暗兴奋,很自然地攀上了男人的脖颈。

但很快陆修明便放开了她。

略缓了口气,男人冷冰冰看向眼眶通红的温暖,继续冲她心上扎刀。

我说过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。”

可你是个心理不正常的女人!”

温暖,我承认这件事我有一定的错。”

但你好好想想,错误的源头到底是谁?”

是谁让我陪跑柏拉图式恋爱六年之久?是谁一次次推开我?”

温暖心寒如冰窖。

她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陆修明嘴巴里说出来的。

怎么……她有病,所以她就错了吗?

陆修明的话让温暖想起了当年的姑姑。

还有姑父家的那些亲戚……

他们也是这样指责她的,说她错了,心肠歹毒,忘恩负义。

居然踢断了好心收养她的姑父的命.根.子。

可温暖始终不觉得自己有错。

她没有招惹任何人,没有对不起任何人,她只是想保护好自己,到底哪里错了?

她也不想生病的,可为什么偏偏就生病了呢?

是她还不够坚强吗?

眼泪彻底模糊了温暖的视线。

她鼻尖酸涩的厉害,连呼吸都很费力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却怎么也不肯发出一点声音。

陆修明看着她,像是终于抓住了机会,将这六年以来,心里所有的不满发泄出来。

他指着温暖的鼻尖,一字一刀,扎在她心上:温暖,你不觉得你太自私了吗?”

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在一起这六年有多辛苦?”

你孤僻阴郁,偏执敏感,我时常需要照顾你的情绪和感受!”

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太累了……我快要被你拽入地狱了温暖……”

要不你放过我吧,嗯?”

你放过我吧温暖,算我求你了!”

男人的控诉劈头盖脸砸向了温暖。

好似这六年来,她是他的累赘,带给他的只有无尽的痛苦。

陆修明似乎忘记了,天冷时是谁在他身旁为他添衣,夜深时又是谁为他留一盏灯。

温暖记得,那时候男人一脸感动地抱着她,说他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。

在最好的年纪,找到了那个愿意无条件对他好的女孩。

-

女孩将指甲掐进了掌心肉里,徐徐合上眼帘。

许久才用手背擦去了眼泪,重新睁开眼睛。

忍着疼,冲陆修明心灰意冷地笑了笑,脸色苍白如纸,好吧。”

闭上眼的那一小段时间里,她和记忆中那个嗓音洪亮如钟,对她说温暖,我喜欢你”的男生告别了。

陆修明说她孤僻阴郁,偏执敏感……

这话温暖听他说起时便觉得耳熟。

后来闭上眼睛时,温暖想起来了。

当初少年向她表白时,这些话她也说过的。

她孤僻,阴郁,消极,偏执,敏感……

她劝陆修明:跟我在一起会很辛苦。”

那时候温暖是希望陆修明就此放弃,不要再来管她的。

可少年很坚持,他冲她笑得前所未有的温暖。

他让她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看见了光,知道了光的存在。

他说他不怕,他说他愿意。

那时候温暖真切感受到了光的存在。

并且在过去的六年里,她一直在被光温暖着。

现在那道光忽然消失了。

就像有人封住了地狱逃生通道,在她抓住了陆修明从人间探到地狱想要拯救她的那只手时,他却忽然甩开了她。

被抛下的温暖失去了光,唯一的逃生通道也被堵死了。

她自己重重摔回了地狱里,这次摔得更狠也更重。

因为感受过光的温暖,再也无法忍受地狱的冰冷。

心疼到麻木后,温暖没再掉眼泪。

陆修明提了分手,他求着她放过他,温暖答应了。

她深知自己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。

所以温暖转身,机械地往外走。

身后却再度传来了陆修明慌乱的声音:其实你心里也想分手的对不对?”

温暖站住脚,大脑早就迟钝了,不明白陆修明的意思。

她也没有回身,只是背对着男人,将单薄的身影挺得笔直。

温暖不做声,陆修明捡起了之前被她砸在地上的衣服慢慢套上。

按压着心下的不安,接着道:毕竟你还有江晏这个优质备胎嘛。”

人家看在你的面子上和我签了合同,又找借口为你升头等舱,还要替你安排酒店……”

多金又帅气,温柔又体贴,哪里是我能比得上的。”

陆修明心里早就这么想了,但他以为,温暖是离不开他的。

所以他刚才才敢肆无忌惮的伤害她,尽可能让她接受和理解他与徐樱犯下的错。

说分手是气话,那是陆修明笃定温暖爱他。

想激她开口挽留,然后把今晚的事情揭过去。

可温暖非但没有挽留他,还直接答应分手。

这个结果让稳操胜券的陆修明终于心慌了,所以他开始口不择言。

且温暖越是沉默,他说的话就越是伤人。

你是不是打算现在去找江晏?”

以为他在等你投怀送抱是不是?”陆修明讥笑了一声,温暖,我劝你别太天真了。”

像江晏这种身份地位的人,女人也就是玩玩而已。”

就算他真对你有那么点意思,以你不让人碰踹人命.根.子的反应,他就算找上你也纯属扫兴。”

到时候你再把人踢坏了,那可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事儿了。”

陆修明话落,温暖僵硬的身形有了动静。

她回过身,目光笔直落在男人身上。

随后气笑了一般,温暖扯了下唇角,折回了陆修明跟前。

手掌手背各扇了他一记耳光。

啪啪两声,干脆利落,格外清晰响亮。

许是温暖的反应超出了陆修明的预料。

他两边脸火辣辣的疼,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忘了情绪。

等陆修明回过神来时,温暖已经跑走了。

夺门而出,头也没回。

徐樱上前查看他的伤情,嘴里念着温暖下手真狠。

陆修明却不以为意,他只觉得心窝处有点刺疼,某处忽然空了。

徐樱看着他,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心思。

怕他后悔,也怕他现在追出去。

女人直接横身拦住他,抱住他的腰,修明,你还有我,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。”

事实证明我们才是最合适的。”

我们一起长大,兴趣爱好相同,那方面也很契合。”

最重要的是我能满足你的一切需求,我比温暖更爱你!”

徐樱抱紧他,咬咬唇,望着男人神情呆滞的脸,垫脚吻上他的唇。

好似只有这样,她才能留住陆修明。

事实上徐樱这法子也的确管用。

陆修明的心很乱,脑子里反复回荡着温暖跑走的背影。

他心里又很空,缺了什么,急切的需要找东西填补。

徐樱的吻正好填补了他内心的空虚。

他开始回应她,像是发泄似的和她拥吻,抱她进了浴室。

-

温暖刚出酒店,天就开始飘雨了。

雨丝细密,落在她乌发上像结了一层糖霜。

她漫无目的的在异国街头游荡。

脸上润湿一片,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,视线始终模模糊糊。

想当初她被姑父一家亲戚指责时,心也未曾这样痛过。

不只是心,温暖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在疼。

雨丝风片割磨着她,疼意渐渐令她清醒。

温暖停下来时,她站在一座不知名的桥边。

走的是人行道,车道上来往的车辆很少,四周空寂,几乎没有人烟。

凌晨四点的异国街头,她孤零零一个人,漫无目的,不知归处。

温暖最终倚靠在大桥栏杆上,往下眺望。

桥下五光十色的灯将黑幽幽的河面映得五彩斑斓。

温暖盯着那奔流的河水看,设想着,如果从这里跳下去,会不会就此解脱。

又或者……用她随身携带的折叠刀刺破自己的心脏?

温暖将手揣进了浴袍唯一的口袋里。

里面放着一把折叠水果刀,很普通但足够锋利。

她拿出刀展开,青葱玉指轻轻在刀刃上擦过。

一道纤细的口子渗出鲜红诡艳的血珠子。

温暖却不觉疼一般,仍有那道小口子淌血。

她将刀折叠回去,揣回了睡袍口袋里。

桥下的河水应该很凉,今天下着雨,风刮着脸寒意阵阵。

温暖不想自己沉在异国他乡一条不知名的河里,更不想自己死在异国街道上。

她拢了拢睡袍,开始思索怎么回去。

没带手机,也没带钱。

温暖环顾四周,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。

她只能转身,追寻着不算清晰的记忆,循着原路回去。

这一走,温暖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漫无目的走了这么远的路。

几乎大半个小时后,她才看见了相对熟悉的建筑。

然后朝着建筑的方向走,就这么孤零零穿梭在异国街道上。

偶尔也会遇到一两个行人,温暖都会离得远远的。

她揣在口袋里的那只手一直握着那把水果刀。

快到那栋熟悉的建筑附近时,温暖忽然发现自己记错了。

那栋大厦只是长得和她记忆中的大厦比较像,名字却是不一样的。

至此,她又迷路了。

温暖轻咬着后槽牙。

思来想去,她决定向人求助。

偏偏她正行走的这条人行道上一个鬼影都没有,但走着走着,温暖便察觉了不对劲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真的太敏感,总觉得有人跟着她。

温暖没有回头看,她只是加快了脚步,走到了一个路口的转角处。

她贴着转角处冰冷的墙壁站稳,口袋里的水果刀已经展开了,握在右手。

她现在连死都不怕,自然也不会怕心怀不轨的人。

温暖屏气,心里平静如水。

她静等了几分钟,果然有一道身影被路口处的灯光里显露踪迹。

看影子纤长高大,温暖判断对方是个男人。

就在那人转过路口时,温暖挥刀直刺,一气呵成,干净利落。

但对方反应很快,第一时间抬手,扣住了她纤细的皓腕。

男人也是条件反射。

架住温暖挥刀的手后,他满眼诧异地看向她:温小姐。”

果然是你。”

熟悉的男音和男人身上令人安心的檀木香味,令温暖思绪僵住。

半晌她才抬起那双哭红,略有些肿的杏眼,直勾勾看着来人。

心里咯噔一下,平静的水面被扔了一颗小石子。

江先生……”温暖略有些诧异。

但很快她的情绪便归为了平静,杏眸里黯淡无光,似是已经消化了江晏突然出现事实。

江晏小心拿走了她手里的水果刀。

在温暖直勾勾盯着他拿刀的手时,他读懂了她的担忧和不安。

嗓音很温柔:我不是故意跟踪你的。”

只是刚才忙完公务,出来散步透气。

隔着斑马线看见了街对面有个女孩子,身影单薄,披头散发穿一身白,像孤魂野鬼顺着人行道游荡。

江晏觉得稀奇,再加上他觉得那个女孩子身形和温暖有些相近。

所以才鬼使神差跟上来看看。

吓到你了,我很抱歉。”男人把折叠好的水果刀递还给温暖。

音色温沉好听,有一种令人心安的魔力。

温暖接过了水果刀,心里踏实了不少。

只是还没等她把刀揣回口袋里,江晏已经抓住了她的左手,察觉到了她之前拿刀随意划的那道细微的口子。

男人拧眉,神情严肃起来:你受伤了。”

出什么事了吗?”

江晏不清楚温暖为什么三更半夜在外游荡。

他只知道一个女孩子,这样的行为很危险,尤其这里是异国他乡。

要是真遇见什么坏人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
这么一想,江晏不由对温暖那个男朋友心生怨怼。

嗓音低沉,压着一股火:你男朋友怎么没跟你一起?”

他问完,也查看完了温暖手指上的伤口。

确定伤口很小,且早就没有流血了,他才将视线重新落到了女孩脸上。

结果入目却是温暖梨花带泪的模样。

她咬着下唇,低垂着眼帘,没眨眼,但眼泪滚滚而落。

瓷白小脸上一道道泪痕纵横,哭得一点声音都没有,却叫人心脏揪紧。

江晏想,温暖这样肯定和她那个男朋友有关。

他心里像长了无数的倒刺,说不出的不舒服。

温暖只是掉眼泪,不看江晏也不说话。

哭得他心都乱了,骨节分明的指蜷紧又松开。

最后男人实在忍受不了了。

艰难地滚了一下喉结。

男人磁声,温热吐息拂过女孩头顶,温暖,我要抱你了。”

不是可以抱你吗?

而是我要抱你了。

温暖愣怔之际,男人微微倾身,将她纤薄瘦弱的身子揽入了怀中。

许是因为江晏事先预告,温暖并没有任何应激反应。

她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坠入了一眼温泉。

源源不断地热量从四周涌来,强势又霸道地冲走了她心底的寒凉冷寂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
TAG标签: